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当前位置

: 首页散文诗歌 现代诗歌 查看内容

时 代

admin 2020-2-10 16:31 240
摘要: 我记起村里的那条石板路 路的两边长满了灌木 那路面湿滑的苔藓 已延伸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没有了尽头 只有在阳光明媚的时候 那条石板路 才蜿蜒向前 和路边的野花、野草 织成一条彩带 一头系着村庄 一头系着希望 我记 ...

我记起村里的那条石板路

路的两边长满了灌木

那路面湿滑的苔藓

已延伸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没有了尽头

只有在阳光明媚的时候

那条石板路

才蜿蜒向前

和路边的野花、野草

织成一条彩带

一头系着村庄

一头系着希望

我记起村里的那口井

井水常年清澈透明

把整个蓝天搂在怀里

哺养着一个村庄

那用来挑水的木桶和扁担啊

已经长满了记忆

唯有井里的蛙鸣

才能唤起村头的家禽一起聚会

母鸡刚预备下蛋

公鸡就值班打鸣

等待生产的结果

来按劳分配

那是四十年前的事

我站在屋檐下的石阶上

眺望着乌江河岸

那高耸云天的猴子顶大山

让我的心很久难以平静

心想这个年轻的生命

就被这座大山阻隔

永远看不见山那边的风景

记得是一个春天的早晨

那山顶上红日喷薄

霞光滚滚而来

淹没了我的兴奋

催生了我的新生

一声汽笛长鸣唤醒我幼稚的心灵

我随着涌动的人潮

踏上了鸿运客轮

那时大地苏醒

山河沸腾

一群人哼着《春天的故事》

我也学着哼唱

混在人潮里

开启了新的征程

四十年过去了

村里那条石板铺成的小路

早已被水泥路面代替

路上车水马龙

路边的野花野草

也被路灯杆子踢出了局

路边那不修边幅的灌木

永远没有重生的机会

只好妒忌格桑花的时尚与娇媚

四十年过去了

村里的那口井

再没有那个想喝就喝的蛙鸣

那拥抱蓝天的井口

已变成了坚不可摧的堡垒

四十年的变迁

我思恋起村里的树

我思恋起村里的水

我思恋起村里的草和牛羊

我更思恋起村里那群善良的人们

你们都记住吧

我的乳名

就是我的微信

2018.12.12日晚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