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回复: 0

[九年级] 一棵名叫“奶奶”的树-3000字

[复制链接]

84万

主题

84万

帖子

25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91
发表于 2019-6-4 10: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尽管一万个不情愿,她还是不得不接受与奶奶独处半年的现实。
“爸爸在新疆的工程需要人手,你要听奶奶的话……”妈妈一边往箱子里塞衣服,一边叮嘱着。
大人们总是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才是世界的主宰。她抱怨着,往嘴里塞了一块面包。
关于奶奶的记忆比较遥远。爸爸妈妈以前去乡下接奶奶来城里同住,可奶奶说,她是一棵老树,换了地方保证活不长。她知道,她有个姑姑,就嫁在奶奶的邻村,姑姑家的儿子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妈妈唠叨过,奶奶爱女儿胜过儿子。
妈妈走后的第一天,她是饿着肚子去学校的。奶奶没有按下电饭煲开关,还摸着冰凉的锅慨叹,这个东西真是不好使。
她走过去看了一眼,恼火地把按钮压下去了。她出门什么也没说,留给奶奶一个生气的背影。
中午回到家,她惊奇地发现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绿的绿,红的红,汤冒着热气。奶奶说:“是对门的人来教我的,我实在是没记住你妈讲的。现在我都会了。”奶奶说着还把油烟机打开证明给她看。
对门的人?她把“嗡嗡”叫着的油烟机关了。住到这里两年了,她从没细看过对门的人长什么样,两家也从没有走动,她一个人在家时,妈妈会交代她,防人之心不可无,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一天还没到,奶奶就把对门的人招到家里来了!她把不满压了压,声音依然渗出恼怒:“你知道她是什么人?”
奶奶不解:“她不是邻居吗?邻里好赛金宝哇!”
“反正不行就是不行!你以为这是在你们村儿啊!”她声音高了几度,真是不可理喻。
那顿饭,她吃得没滋没味。奶奶往她碗里夹的菜,又被她拨回了盘子。直到吃完饭,她再没看奶奶一眼。吃完饭,她关了门去午睡,侧着耳朵,听到奶奶轻手轻脚收拾碗筷的声音,和踮起脚尖走路的声音。她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忍,不过,很快就疲倦地睡着了。

奶奶居然识字儿!
每天晚上她做作业的时候,奶奶都戴上老花镜读书看报。她想,真是个神秘的人啊!那只瞎了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有些不敢正眼看奶奶,奶奶的左眼不仅瞎了,而且严重变形,以至于半边脸都有些歪斜了。有几次她上学时,奶奶也下楼去买菜,她就故意跟奶奶拉开距离,她怕被人认出她们是一起的,她不希望别人知道这是她奶奶。奶奶好像知道她的心思,要么走在她前面,要么落在她后面,如果电梯里有第三个人在,奶奶就盯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故意不看她。可她知道,身后有一只眼睛一直目送她很远。
她本来话就不多。跟奶奶在一起,话就更少了。
而奶奶,似乎是个哪里都闲不住的人。一出门,碰见邻居李家奶奶,嗓门儿很大:“大姐你好哇!你去哪儿啊?”
李家奶奶说:“去公园溜达溜达!你呢?”
“我去买菜!我孙女喜欢吃小虾,我得早些去,迟了虾子都不鲜了!”奶奶转头看看身后的她。
她埋下头,装作没看见也没听见。
“哦,你是她奶奶呀!刚来的呀?我说怎么眼生呢!”李家奶奶恍然大悟。
奶奶嘻嘻一笑:“嗯哪!有空到家玩儿啊!”
……她加快脚步,逃也似的跑了。
晚上烙完饼,奶奶端起一盘去敲对门邻居的门:“她大姐,开门哪!”她想,这么粗手笨脚的,人家会不会生气?
对门的阿姨探出头,果然是她预料中的“冷淡”:“您有事吗?”
“送些饼给你尝尝!”奶奶热情如火。
“不用不用!”对门的依然不咸不淡。
奶奶挤进门去,放下盘子,马上出来:“要不是你教我用那些电器家伙,我跟我孙女都要饿肚子的呀!这点心意,就收下吧!”
听了这话,对门阿姨的语气柔和了许多:“大家都是邻居,用不着客气的!”
“邻居好啊,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尽管说啊!择菜什么的,没空送我家来弄!”奶奶的热忱愈加升温。
“呵呵呵……谢谢了!”对门阿姨的笑声很脆。她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撕一块烙饼放进嘴里,喷香,奶奶的厨艺比妈妈好多了。

煎鸡蛋、蒸鸡蛋、鸡蛋饼、鸡蛋卷、鸡蛋汤、鸡蛋羹……鸡蛋居然可以有这么多的吃法!这是奶奶来了之后她才知道的。妈妈废弃在阳台上的花盆里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碧绿的小葱、大蒜,而那一株没认出的植物则是她吐掉的葡萄籽儿发出的芽儿,阳台很快布满了绿色,她情不自禁地夸奖了奶奶的能干,奶奶却说,都是泥土的功劳。
她喜欢安静。奶奶说,她像极了她爸小时候,不声不响的,其实心里装的事挺多的。奶奶一边给她加固校服上的纽扣一边说:“阿燃,有些话说出来也没关系的,心里放太多事累人。”呵,奶奶倒像个哲学家。
奶奶又叹道:“唉,在城里生活,人和人……不像乡下的舒服……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路口的那些灯了!看着眼晕!”她想,才两个多星期奶奶就跟那些邻居打成一片了,比妈妈两年的“成果”都丰硕呢,还谈什么不舒服?就连楼下那条狗看到奶奶都特别热乎,摇头摆尾地直往奶奶身上凑,有一回甚至挣脱了主人的手跟着奶奶进了电梯……她不由得撇了撇嘴。
直到那个周日的早晨……
那天,奶奶出门买菜,她去“缘源”书城买资料,同一条道儿,但她依然是在奶奶身后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路口,绿灯,奶奶急急地朝着过马路的人流小跑过去。可是,当奶奶到达路口时,对面的红灯已经亮了,奶奶却全然不知,她依然很快地跑向对面。眼看着左边的一辆车因为奶奶踩了急刹车,司机把头从车窗探出来大声骂道:“你找死啊!”奶奶呆立在原地,手足无措,脸上挂满了尴尬的笑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后面车辆的喇叭声此起彼伏。
奶奶就像横亘在小溪流中的一块石头,又像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那么无助地立在马路中央。她的心忽然很疼。她飞奔过去,抓紧了奶奶的手,穿过停在路上的那些车辆,到达对面。
她觉出了奶奶的恐惧和惊慌,奶奶把她的手捏得死死的。她又急又气,吼道:“你怎么不看灯呢?”心里想的却是,奶奶幸亏没被车撞到。
奶奶歉疚地看着她,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半晌,奶奶说:“我的眼睛看不出灯的颜色!”
奶奶是色盲!她愣了一下才醒悟过来。
这么多天,奶奶是如何安然无恙地过马路的?

她与奶奶商量过马路的方法。她说以后每个周末她陪奶奶去买菜,多买点放在冰箱里就行了。奶奶不同意:“本来市场上的菜就不新鲜了,再放进冰箱就更没营养了。”
“说那你找个伴一起走。”
奶奶笑着说:“知道了,奶奶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
那个晚上,她在床上辗转反侧,除了担心奶奶过马路的问题,还在为两天后“家长到校日”的事犯愁。
每周的周三下午,学校要求每班安排一位家长到学校参加班级的中队活动。同学们非常重视这难得的机会,纷纷给家长做参谋,家长们也很努力地展示着自己各自的才华。许冰爸爸上周刚刚表演过一次魔术,大家佩服得五体投地,很多男生强烈要求拜许冰爸爸为师,下课了还簇拥在他身边不肯散开。她从那时就在犹豫,下周轮到自己的家长了该怎么办?
怎么办?让奶奶去?奶奶能给大家讲什么呢?奶奶的眼睛会不会成为笑柄呢?
忧愁是个难缠的家伙,醒着的时候折磨着脑袋,夜晚也不放过你,它会随着一阵风溜进来,在房间里四处乱窜,让人闭着眼睛却睡不着。
她打电话问妈妈,妈妈说:“要不,让小刘阿姨去?”小刘阿姨是妈妈的表妹,长得漂亮,多才多艺。她刚想说好,就听电话那头爸爸斩钉截铁的声音:“阿燃,让奶奶去!奶奶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爸爸!”
她一向很相信爸爸,爸爸寡言少语,可只要说过的话基本都实现了。要不,就听爸爸的?
她吞吞吐吐地告诉了奶奶这个消息,说:“奶奶,你要……准备准备……讲个故事也行!”
奶奶倒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讶,很平静地说:“好的,我去。”

见到奶奶,同学们表现出意料之中的诧异,老师也有些意外。不过,老师很快反应过来,他热情地跟奶奶握了握手。
奶奶站在讲台前,把双手撑在讲台上,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武燃同学的奶奶,今年六十四了,我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老太太……”
哇塞!奶奶的开场白真不错!声音柔和亲切,态度不卑不亢,讲述有条有理,一点都没有惊慌的样子!如同干瘪的豆子吸足了水分一般,阿燃紧缩成一团的心渐渐舒展开了。她看看大家的反应,一个个听得认真极了。
想不到的事还在后头呢!奶奶介绍完自己之后,从衣兜里摸出一把口琴,径直吹了起来。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悦耳悠扬的口琴声已经飞遍了教室,并盘旋着袅袅地从窗口飞了出去,引得路过的老师都止住了脚步,在窗边倾听。
一曲结束,老师带头鼓掌,同学们也异常兴奋,一边鼓掌一边看她,有好朋友甚至冲着她竖起了大拇指,她的激动无法言表,奶奶居然有这一手!奶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老了老了,中气不足了!”
老师岂肯放过这个机会?他再次握握奶奶的手说:“老人家,太精彩了!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给孩子们讲讲吧!”
奶奶看看她,用目光询问她的看法。她咬着唇,满眼放光地点点头。
奶奶说:“好吧!我就讲讲吧!”
她的身子挺得笔直,跟同学们一起开始聆听奶奶的故事。
奶奶是家里的第七个孩子,此前,奶奶的妈妈生下的全是女儿,奶奶刚落地不久,就被自己的奶奶扔进了尿桶,幸亏她妈妈发现得及时,奶奶才捡回了一条小命。奶奶念书很好,因为家里没钱,念完小学就不让念了。奶奶白天劳动,晚上就在灯下看借来的中学课本。后来,奶奶凭借着自己自学的知识,在扫盲班里当了代课老师,又到村小去做代课老师,还跟着一位音乐老师学会了弹风琴。可惜,几年之后,奶奶的父亲去世,母亲也卧病在床,姐姐们又都出嫁了,奶奶只好留在家中边照顾自己的母亲边种地。服侍母亲的时候,她找村里的医生借了一些医书,照着书学了不少医疗方面的知识,村医务室忙的时候,奶奶还去帮过忙,帮人打针,给人包扎,大家都说奶奶的技术不比专业的医生差。奶奶一鼓作气,做了村里的赤脚医生,村民有个小病小痛的,她会亲自上门服务。再后来,奶奶的母亲去世了,而奶奶的奶奶患了老年痴呆症(那时还没这个名称,只知道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完全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有一次她竟然把自己睡的床点着了),奶奶哪里也去不了了,只能整天在看着自己的奶奶。就这样,奶奶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农民。不过,她依然喜欢看书,没有风琴,就学习吹口琴,只不过眼睛出了问题,年纪又老了,看书就费力了……
“眼睛?您能谈谈自己的眼睛吗?”老师迟疑地问。
阿燃的心“怦”地一响,这也是她一直想问而没问出口的。老师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唐突了,忙说:“不说也没关系的。”
奶奶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大年三十晚上,一个男孩子跑到点燃的鞭炮旁去了,我想把鞭炮扔出去,慢了点。”奶奶说着伸出右手,赫然是疤痕累累!奶奶又笑着说:“不过,值了,毕竟保住了孩子。”
“您是英雄!”老师感叹道。
…………
整整一节课,随着奶奶的讲述,大家时而悲伤,时而愤怒,时而激动,时而感慨。而她,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一个问题,奶奶牺牲自己的眼睛救下的那个孩子是谁呢?

她送奶奶到教室门外后反复叮嘱奶奶过马路要当心,奶奶摸摸她的脑袋问:“奶奶没给你丢脸吧?”
她红着脸摇头。心中其实真想拥抱一下奶奶。
晚上她打电话问爸爸:“奶奶救的那个男孩子是谁呀?”
爸爸沉默了片刻,说:“是我!”
她不禁愣住了。隔着千里万里的电波,爸爸听懂了她的沉默,爸爸说:“你奶奶是个了不起的人。阿燃,爸爸没忘记那燃着的鞭炮,喊你的名字时,我会想起你奶奶,好好陪奶奶说说话,阿燃。”
嗯,奶奶是个特爱说话的人,她说的话像刚出锅的烙饼那么新鲜。
对着那些小葱大蒜,奶奶自说自话:“你们呀,可得好好长,别光顾着眉来眼去地调皮。”她问:“我的球鞋在哪里?”奶奶指指鞋柜:“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她准备的演讲取消了,奶奶笑着安慰她:“瞎子点灯白费劲儿啰!”她在家里对着镜子练习健美操,奶奶点点头:“嗯,没个‘阵三’也要摆个‘阵四(势)’的!”……
不知不觉,她发现自己的话也多了。不知不觉,她会跟奶奶手挽手上下楼,见到邻居们也总是主动地打着招呼。不知不觉,她觉得莫名的轻松愉快开始在她跟奶奶之间蔓延……
 “奶奶,爸爸和姑姑,你更爱谁?”她试探着。
“不好说。”奶奶沉吟着,“是不一样的,不好比较。”
她直截了当:“你更爱姑姑!”
“可能吧!”奶奶居然没有否认。
“为什么?”她为爸爸不服。
奶奶替她捋了捋额前的头发:“因为姑姑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
怎么会?
 “那个冬天特别冷,我去村外捡柴火,在路边发现了你姑姑,她已经被冻得哭不出声了。我知道她是个弃婴。奶奶也被丢弃过啊,怎么忍心看她冻死呢……”
哦,有时候,我们以为很了解这个世界,可总有些东西出乎我们的预料啊!她忽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少。奶奶去给阳台上的小植物们浇水去了,看着奶奶的身影,她觉得奶奶真的像一棵树,虽然老了却依然遒劲挺拔,活力四射。
她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暑假跟奶奶回家。她要好好陪陪这棵名叫“奶奶”的树,好好看看老树一直生活的地方。




上一篇:我理想中的学校-700字
下一篇:倾听自然的声音-90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