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回复: 0

[九年级] 这个夏天,我们的似水流年-3000字

[复制链接]

84万

主题

84万

帖子

25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81
发表于 2019-6-4 12:02: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夏。
阳光不安分地穿过树叶间的缝隙,跳过高高的树梢,落在地上,留下一块块柠檬般金黄色的斑斑驳驳的印迹,这太阳,宛若一个青春年少又带着点儿泼辣的少女,顽皮而又充满着活力。我和米米一同坐在树下的小凳子上,感受着夏天即将来临时的温暖气息,一切似乎是这般美好!
“呀哈!你又在装什么淑女啦!真是笑死人了!不像不像……”不知从哪里闪出个小鬼,猛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呵,我早就料到了。只是这疯丫头的力气还真大,我可怜的右肩就这样和大脑失去了联系——麻了!
我朝这罪魁祸首琛琛抛了个白眼:“要是真的淑女,你这一掌还不把人家拍折了!”
她嬉笑着坐在我旁边,本来就不大的凳子显得更小了,米米很给这丫头面子,跑到我身上,蹭啊蹭,小辫子一甩一甩的,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米米是我最最最最喜爱的宠物,是小姨送我的。说起来,我和它相处已有近一年了,这小家伙走到哪儿都爱和我黏糊在一块儿,很是招人疼爱。
“瞧!你把米米的地方都给挤没了,跟不到一岁的小米米争地方,羞死了!”我把手指在脸上划了一下,以此来表示对这种行为的彻底藐视!
“别说这个了,你知道吗?阿杰要来咱这儿开演唱会啦!”
什么!阿杰!我的定力立马飞到爪哇国去了,我以极其野蛮的架势抢过那张海报,得到确认后,立刻兴奋得合不上嘴了。琛琛也早就忍不住了。死党就是这样,连偶像都一样。我们俩相视一笑,要说的已经在彼此的目光里得到肯定—— 一起去!
去的关键不在于我们,而在于票!更确切点说,在于家长兜里的钞票!门票的价格,对于我们少得可怜的零花钱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唯一的途径便是——家长!
这可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我和琛琛头顶头,躺在草坪上,两个“大”字,就像我们现在,有着大大的烦恼。
“我妈是不会给我钱看演唱会的。”
“我妈也是。”
“我妈最讨厌我追星了。”
“我妈也是。”
“我妈说这会影响学习。”
“我妈也是。”
“唉——”
“唉——”
四根小小细细的眉毛,拧成两把小小的锁,把我和琛琛的心思锁在了演唱会的门票上。到底怎样,才能弄到票?

在夕阳的余晖里,两个小人儿手拉着手,肩并着肩,一起走在公园的小路上,后面跟着一只小狗,扭着屁股小跑着,头上束着大蝴蝶结的小辫子一甩一甩的。
“要不咱俩去打工吧!”我想了半天提议道。
她原本瞪得大大的眼睛立刻眯了下去:“我还以为什么好招呢,等咱打完工,挣够了钱,你连人家阿杰的头发丝儿也找不到一根啦!”
“那……那你说有什么好办法?”
她兔尾辫一甩:“有了!要不咱绑票吧!”
我彻头彻尾地败给她了!亏她说得出:“绑谁?绑你?”
琛琛深呼一口气,像是下了什么重大决心似的:“那么,吴北北同学,我们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她的面部肌肉像是麻木了一般严肃,我不由得也紧张起来。偷?抢?骗?劫?
她把手背在身后,说:“这事儿能让你有足够的钱买很多很多的门票!请咱全班去都不成问题,而且全坐贵宾席!”
我被她说得有些激动了:“那敢情好啊,快说快说!”
她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又换上一副惋惜的表情,痛心疾首的样子:“只可惜,你只能做两次。”
“我做一次就成了,别卖关子!”
“那就是——嘿嘿,卖肾,20万一只呢!”说完她就笑了,而且越笑越凶,弯下腰,像个一抖一抖的虾米!
“去你的吧!”我一掌打在她背上,嬉笑着跑出老远。
到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拼一次——回家找老妈要!

当我厚着脸皮,怀里揣着琛琛、我、米米的三个胆去跟老妈要时,火星撞地球一般,老妈她竟然同意了!我欣喜若狂。
“不过——”老妈拖长调,“你要答应我刷一个月的碗,倒一个月的垃圾,扫一个月的地,还有,下个月的零花钱免谈!”
“Yes,sir!”我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头点得比小鸡啄米都快,啊哈哈,想不到这么轻松!我吴北北今天是撞大运了!
看着老妈的笑脸,还有眼底得意的笑意,我不禁纳闷了,怎么,我突然有种上当的感受?
上当?……
窗台上小憩的麻雀扑啦啦飞走了,只留下我的欣喜和若有若无的顾虑与繁星相伴……

一到学校,我就忍不住把昨晚的战斗经过跟琛琛大肆宣扬,把老妈的爽快添油加醋放点盐地说给她听。而她把脑袋支在胳膊上,像个老头一样唉声叹气,“唉——”
“怎么了?”我不由得被她的情绪影响了,“不行?”
“行是行,”她顿了一下,眉毛又拧在一起,“但条件是这次月考600分以上,这不是天方夜谭吗?还不如让母猪上树,铁树开花呢!”
600分!对于学习中等,成绩像弹簧的琛琛来说,似乎是有些难度,不,是很大的难度!
唉,原来家长都爱讲条件!琛琛妈怎么就这么“唯分主义”啊!
伤透脑筋之后。“只能这么办了!”我和她一阵窃窃私语。
校园里的白杨树叶子密集起来,夏日的阳光下,显得愈发青翠和硬朗,墨绿色的叶子闪着金光,那光射进了我俩的眼眸,彼此的眼睛变得晶亮晶亮,清风一阵,拂过脸庞,拂过微笑。
五天后,便是月考了。我与琛琛相视一笑,她的笑容里,多了平日不常见的忧虑和愧疚,我报以自信的笑容,眨了眨眼,便去了各自的考场。
又过了两天,成绩公布了。琛琛以628分的成绩成为了班里进步最大的学生。家长会上,琛琛妈的嘴角咧到后脑勺还可以打个蝴蝶结!看着琛琛的目光中充满着慈爱和自豪。事后琛琛跟我说,她被她妈盯得后背直发毛。
老师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宽边黑眼镜,笑眯眯地看着琛琛,然后对着家长学生百多十号人说:“在这一次月考中,我们班的刘琛琛同学进步非常大,这绝非是偶然的,这一阵,大家都看到了,刘琛琛同学上课认真听讲,课后认真复习,学习态度端正,学习效果当然也就明显,这分数自然就上来了。这是我们班同学应该学习的,要以刘琛琛同学为榜样!……”
一番对琛琛的长篇大论表扬后,在座的家长和学生都把赞扬的目光投向了琛琛,还听到家长和孩子的窃窃私语:
“看看人家!你就不能争口气!”
“你呀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息!”
“人家原来成绩和你差不多,你看人家现在!”
…………
老妈也在旁边念起经来:“你和琛琛关系这么好,怎么人家进步,你就只知道退步!好朋友在一块儿,不是让你天天玩,没事多学学人家的刻苦用功!你看看你这分,真够丢人的!还演唱会,你哪也别想去!”
前面的话我似是而非地听着,一听最后一句,立马急了!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琛琛的卷可是我的,我这份卷才是她的哩!我们俩的字迹很像,有时连自己都分不清,这次就利用这一点,演了一场偷梁换柱的好戏!现在,她的票没问题了,我的票却丢了,我怎么能甘心呀!
刘琛琛呀刘琛琛,我这回可是舍己救人了!
下午,我找到琛琛,怨声怨气地说:“好了,现在你有票了,我的票打水漂了。”
琛琛露出了忧虑和自责的神色:“对不起,北北,要不……要不……我把票还给你吧。”看得出,她眼底流露出深深的舍不得。
我叹了口气:“算了,都已经这样了,没事……”
“那怎么办啊?”
“哎,要不你把卷还给我,我偷偷跟我妈说了,这样咱俩就都有票了!”我提议。
“不行!千万不行!”她的声调突然高了起来,“你妈要知道了,肯定要和老师说,说了我就完了!”
我的声调也高了起来,原本窝在心底的怨气一下子被释放出来:“那怎么办啊!你就好意思让我挨批!你受表扬啊!”
“可你要说了,我就真完了!”
“我不管,我要我的卷!”我感到一股怒火在灼烧我的理智。
“你真自私!”
“咱俩谁自私啊!?”
“我不说了吗,我把票还你!”她有点歇斯底里了。
“谁稀罕你的票!我只要卷!我要分!刘琛琛,我算认识你了!绝交!”
“绝交就绝交!”
同一个夏天,同一棵大树下,两个小人儿把手散开,向着不同的方向愈行愈远,西落的太阳,把她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等我拖着重重的身子回家后,才发现,形势很严峻,老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的,不,应该说是琛琛的卷子被放在桌子上,上面的分数都触目惊心,而老爸老妈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气氛冷冰冰的,空气也不流动了一般,有一种快要窒息的难受劲儿!
“嘿嘿,我回来了。”声音是心虚的。
“你还知道回来!看看你这分数,你还知道学吗?”这是老妈又高又尖的女高音。
“人啊,不能没脸没皮的,要有口志气!学不是给你妈和我学的,是给你自己学的,就这么下去,你还用上高中吗?”这是老爸又粗又低的男低音。
我愣愣地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的委屈劲更大了,默默念叨着:“刘琛琛,我这辈子不理你!”
转念一想,毛爷爷有句话说得好:“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现在先让老爸老妈把火发完了吧,我也舍身当回黄盖好了。
在一番激烈的思想教育后,我可怜兮兮地背着个大书包站在那儿足足一个钟头,腰酸背疼,腿脚也没劲儿了,老爸老妈似乎也累了,瘫坐在沙发上,连眼睛都懒得瞪我了,只是嘴里还叨念着。
一场男女混合批斗会在沉默中落下帷幕,伴着冷凄凄的白炽灯,显得苍白无力。

夜深了,可我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烤鱿鱼”。脑袋里想着今天和琛琛在树下绝交的场景。
“唉——”我不由得一声长叹。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无奈。
其实我心里有些后悔了。我和琛琛三年的交情,岂是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能拆散的啦!当时也是话赶话,我怎么能说出那么伤人的话呢?其实都怨我,一开始我们不就说好了吗?我们还拉过钩,说一百年也不许变,这才几天的光景,我就忘记了……
我在心里自责着,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后悔药就好了,那我一定第一个去买!
窗外的繁星在城市灯火的映衬下,变得黯淡了,月亮也许偷懒翘班了,藏在云彩背后打盹儿呢!不知什么时候,我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琛琛和我还有米米一块坐在大树下的小凳子上,树上的叶子把阳光分割成一个个柠檬般的金色水晶小皇冠,被我们三个戴在头顶,感觉很温暖……

今天是周六,本以为我又可以肆无忌惮地睡到自然醒了,但是“闹铃”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来:“快起床!你看看都几点了,看来昨天说的那一顿对你一点也没用啊!”当然啦,闹钟没这么智能化,闹铃声正是老妈的河东狮吼。因为普通闹钟的分贝不够,对于我这种睡起觉来雷打不动的人来说,闹铃中必须加点儿武力元素。可今天明明是周六啊,我的美梦还没做完呢!
“从今天开始,以后每个周末都和上学一样时间起床!”老妈无情地把我那颗正沉浸在美好憧憬中的心打入冷宫。
“我看再把你这么惯下去,成绩还指不定退到啥地步呢!”老妈一边走出房间一边嘴里念叨着。
“天哪——”我倒在床上,又是考试!
我本以为不就是一次考试吗,过去就过去了,顶多挨两句批,忍过去就得了。现在看来,简直就是蝴蝶效应嘛!如果我要是心理素质差点儿,和电视上演的一样,弄个跳楼自杀什么的,那么明天一定是头版头条,我连题目都给他们想好了,就叫—— 一次考试引发的血案!

以前的周末,我总是要和琛琛一起在楼下玩会儿,聊会儿天什么的,但这个周末,她没有打电话来。我着急地盼着,心想也许下一秒钟就来了,但是一直等到周日下午,电话还是静静地躺在那儿,像是哑了一般,难道是电话坏了?我拿起来,捣鼓了半天,得出结论——电话很健康,但琛琛是真不理我了。
“唉,总归我也有错,我也该打个电话给她啊。”于是我忐忑不安地拿起电话,然后又放下了,再拿起,再放下,拿起,放下……我机械地重复这个动作,每放下一次,信心就减弱一些,但是,终于在我第100次把电话放下后,我还是第101次地拿了起来。
我该跟她说些什么?
这时候脑海里有两个声音在争吵:
“说对不起,你错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她也有错,何况你是受害者!”
“说你不该说那些伤人的话。道歉。”
“但是她也说了,她还说你自私呢。”
“说你没有信守承诺。”
“你不也没有跟老妈说吗?”
…………
两个声音在我脑袋里你一言我一语争论个不停。
唉,我还是第101次地放下了电话。也许我信服了脑袋里那个比较粗壮的声音,一股好胜的劲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我在心里喊道:“冷战就冷战,我也来个‘苏美对抗’!”
刘琛琛,接招吧!

冷战。持续的冷战。
其实友情并不脆弱,脆弱的只是我们小小的虚荣心罢了。我后悔了,但这并不等于我要先低头,如果她肯跟我说话的话,那我一定不会再固执下去了。友情就是这么微妙,特别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友情,冲动,又带着充满阳光的激情!
几天来,我们都不肯说话,尽管看彼此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坚定,却也有着一股犟劲,一见面便扭开头,我查她的作业时也格外严格。有一次,她的作业字迹潦草,我有点公报私仇地在小本上记上“刘琛琛”三个字,心里还有着一丝报仇的快感。老师还在班上表扬我大公无私,要其他课代表都向我学习,因为地球人都知道,我和琛琛的关系倍儿好!
于是,我们的梁子结大了!其实,在老师表扬我时,我的心中已经涌上了阵阵愧疚。从那以后,我们之间便形成了AAA级警戒状态。她故意在我面前和其他女生说说笑笑,把我像鱼干一样晾在一边。放了学,尽管方向相同,我们也背道而驰,不然也隔着老远,前面的像赶时间似的疾步快行,后面的就像逛大街一样慢慢悠悠。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从你的指缝间溜走。特别是现在,每个老师都像挤海绵一般,想把我们的水分都挤出来,把我们绑得一紧再紧,甚至呼吸都要两次并一次。哪里还容得下我们去想那小小的心思呢?

月考又一次无情地向我们袭来,一个月来琛琛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而我和她一样,都在赌一口气,为了我们彼此都拥有的小小尊严。
两天暗无天日的月考,终于在最后一个科目收卷铃的音符中画上了一个句号。我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吐出了这一个月来所有闷在心中的压力。

夕阳给大树的叶子镀上了一层橘红色的光彩,还是那棵大树,还是那个小凳子,却只有我和米米的身影,米米因为没有人跟它抢位置了,舒舒服服地躺在那儿,小舌头伸出来,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东西!”我点点米米的小脑袋,“你忘了?人家琛琛还给你买火腿肠来着。”
“就是,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东西,亏我还给你买火腿肠了呢!”不知从哪儿蹿出个鬼丫头,手里拿着三根火腿肠,其中一根以刘翔冲刺的速度向我飞来,并且准确地命中了我的肚子。
“哎哟!”
“你看吧,头脑发达,四肢简单,连这么根火腿肠都接不住。”琛琛又像以前一样挖苦我,说着还将自己的那根剥开皮,三下两下塞进了嘴里,说话都咕噜咕噜听不清:“嗯,好吃好吃。”然后又像以前那样,霸道地占据了米米的地盘,米米生气似的皱了皱小鼻子,爬到我身上来,可当看到了琛琛手中的火腿肠,又兴奋起来,又是摇脑袋,又是摇尾巴,嘴里还“汪汪汪”叫个不停。
我诧异地看着琛琛,似乎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其实,如果我能选择,我也希望抹去这一个月来的不快乐记忆。我们默契地决口不谈那些事儿,似乎时间又回到了一个月以前。

人啊,偶尔要低下高扬着的头,闻阵阵花香。天空依然很蓝很蓝,阳光淡淡依然温暖,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其实可以暂时放下自己的骄傲和倔强,感觉,幸福的蔓延……这,是后来我醒悟到的。只是,可笑的是,那时的我们,年幼的我们,稚气的我们,哪里知道这个道理?

最后一次月考成绩伴随着气温的升高公布了,这次我给足了老妈面子,也总算在几个科目上冒了冒尖。而琛琛没有像大家所企盼的那样再创佳绩,可是我还是怀疑自己是否眼睛花了,因为她的成绩单上是老师龙飞凤舞的大红字——603.5分!虽然只是刚刚摸到了600分的小尾巴,可……她居然自己考上了600分!短短一个月,就凭空冒出了二三十分!这丫儿难道有多啦A梦的记忆面包?

放学后,我把她拉到大树下,严刑逼供。
“从实招来!”我俨然一副拷问官的样子。
她反倒蒙了:“我怎么了?”
“你还是不是我死党了?你老实交代吧,我不给你告密,你那卷子又是谁的?”
“我的呀!”
“你的?”我一脸“少骗我”的表情,“怎么可能,坦白从宽!”
她有些急了:“真是我的!”
我瞧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儿,不由相信了:“不可思议!你居然真考上了600分!”
“不过……”她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副眼镜,有些惨痛地说,“这就是代价!”
“唔……”我无话可说了,看来这鬼丫头还真是玩了命了!
她望了望我“同情+佩服+感动”的眼神,突然笑了,“嘿嘿,信啦,你也信啦!这是个变色墨镜,我上次死缠烂打才跟我老爸要的呢,就我这双清澈美丽的大眼睛,怎么可能近视呢!”
我做了个大吐特吐的表情:“来来来,让我瞧瞧你那清澈美丽的大眼睛。”我故意把“大”字说得格外清楚。就琛琛这双眯眯眼,有次她照相,那个照相阿姨还以为她闭眼,一个劲儿嚷嚷:“把眼睛睁开,把眼睛睁开!”
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为琛琛的进步感到高兴,当然,也许这世界上只有我们俩才能感受到呢!

流水一样的日子就像扶桑花,初时含苞待放,渐渐繁花似锦,开了谢,谢了又再开,转瞬间已是似水流年。
偶然想起了那个夏天的故事,便与老妈谈起。
“你还记得琛琛吧!”
“就是那年月考和你换卷的那个?”
我惊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这是秘密,”老妈笑得神秘,“其实,我那时是骗你的,我们单位刚好每人都发了一张演唱会的票,不过后来让我送给琛琛妈了。”
我突然想起了老妈当年诡异的笑容,原来,我真的上当了!
“但是第二天琛琛妈又把票还给我了,说琛琛不看了,还跑回家哭了一场呢。我就把票送人了,看那些个东西对你们没什么好处!”老妈回忆着,又问:“哎,你们当年那是唱的哪出啊?”
我也神秘的笑了笑:“这也是秘密!”




上一篇:女神-650字
下一篇:每一分-65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