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回复: 0

[九年级] 夜来风雨-3000字

[复制链接]

84万

主题

84万

帖子

25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81
发表于 2019-6-4 12: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忽闻夜来风雨声,梦里花落知多少

——题记

我放下电话,回头冲屋里喊:“妈,您老的亲儿子今天晚上来咱家”,下一秒,那小老太太就蹿了出来说:“那我们今天晚上做糖醋排骨吧。”看她乐的,脸都皱到一块了,跟朵小花似的,自从我妈见顾枫之后,我就一直怀疑我是不是她亲生的,我从小到大她都没说对我那么好过。

晚上的菜很丰富,顾枫得了便宜卖乖:“伯母,您老对我这么好,说不定哪天我就不走啦,赖在您家呆着得了,”我妈是满口同意,一边笑还一边给他碗里夹菜,我终于知道,现在的社会还是重男轻女的。

顾枫说他要走了,要去北京找工作,我说:“那好哇,那可是首都哇,你要是在那扎了根,我不也有个依靠。”结果他问我:“你不去啊!”我说“我就蹲家里,给你呐喊摇旗,我这辈子就赖我妈这了,不嫁了,多幸福啊?”他冲我白眼,我问“那夏珊呢,你把那么一大美女扔这,你放心?”他微笑,说“珊珊说让我先去,等稳定了再把她接过去。”我说“呀,小俩口挺好的,就你俩这高材生往那一站,谁不要啊,是吧妈。”我边吃边说,那小老太太不舍得,一个劲儿的叮嘱他注意身体,唉!这个世界,多么悲哀。

第二天顾枫坐火车走了,我那时正趴在被窝里做梦呢。醒来一睁眼就看到床头柜上的照片,里面是我和顾枫,两人笑的都特没正经,那下面是一片草地。在那片草地上,顾枫曾拉着我的手说:“小小,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在那片草地上,顾枫拉着夏珊的手说,“珊珊,你永远是我的最爱!”这都一什么人呐!(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不过想着想着我就哭了,我认识顾枫,是我们刚上大学,我俩一见面就成特别投机,后来我越来越发现他的好来,那一破小孩,不知怎么的就和校花夏珊勾搭起来,我那个伤心那。不过看夏珊趾高气扬的样,估计也就顾枫能受的了,要换我,给她两巴掌走人,所以我们的关系呢,也就一直是水火不容。

我刷牙时接到顾枫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小小你是不是刚起床啊?

我含糊的答应:哪有,我现在都起床刷牙了,他在电话那边笑说:“我到北京给你打电话啊,现在人太多了,我挂了,”我说“啊,别忘了想我啊。”

我匆忙的收拾自己,今天还有一个面试,我可不能迟到了。 镜子摆一个自认为满意的姿势,叼起桌上的早餐飞快的出门,我妈在里面喊:路上注意点啊。

我在穿过一条繁华的商业街时,定住了,对面走来一对男女,男的很帅,女的很漂亮,是夏珊,那个男的揽着她的小腰,在她小巧的鼻尖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她随即笑的花枝

乱颤。我喊:“夏珊。”她看见我,拉着那个男的走到我面前,那小模样媚的啊,都能挤出水了,她说:“哟,小小呀,你没和顾枫去北京啊,”我说:“没啊。去了还能发现你在这偷腥呢吗。”我看见她的脸迅速的绿了,那男的倒是看好戏一样看着我们。我说:“这帅哥谁啊!是比你家顾枫帅多了。”她满脸嘲讽,说:“什么我家的啊,你不一直都把他当你家的吗,你看你妈多喜欢他啊,得,这下我把他送给你了,你好好保留着吧。”她边说还边往那男的身上蹭,看得我来气啊,我当时就特想给她一耳光。

这时那男的开口了他问我:“你是苏小吧,高中是在本地上的重点高中,”我说:“啊,你是哪位大仙啊?”他突然开始温吞吞的笑说:“王浩然你不会不记得吧?”我在脑子里迅速搜索了一下,说“啊,想起来了,想不到世界这么小,咱俩又见面了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他环住夏珊说:“我一直在找你,找不你,我怎么忍心死呢。”夏珊撒娇说:“浩然,我口好渴啊,人家要喝水嘛!”我的小身体就麻了半截。

我一看表说:“得,我也不用去了,时间都过了,就碰上你们两大煞星啊,王浩然你得赔偿,请我吃饭。”说完我看着他,那表情特坚定不移,他伸手想拍我的脑袋,被我轻巧的闪开了,他说:“苏小,想不到名牌大学也没改造得了你这脸皮,还那么贪吃啊!”我坏笑着,看夏珊,说:“你请不请吧,不请我就把你身边儿这小美人带走,她可是有夫之妇啊,你不怕沾一身骚吗?”他无奈“苏小,我和她又没怎样,至于吗?说吧,哪家餐厅。”我说:“当然最贵的,要不让你请干嘛?”说完我还特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夏珊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我没搭理她,拉着王浩然就走。

饭桌上我问他:“你们怎么认识的,说吧,我也借鉴借鉴,找个有钱的帅哥把自己嫁了。”王浩然立即抬头说“那你还找什么,直接嫁我不就得了,我这可随时欢迎你啊!”夏珊告诉我他们是在一辆地铁里认识的,他撞掉了她的包。我说:“我靠,这样也可以啊,夏珊你是不是故意把包撞上去的啊?”夏珊当即无语。

吃完饭我们互留了电话号码,王浩然死皮赖脸,非要去我家做客,我说:“你给我滚,你长脸了啊,直接当长城得了”后来我跳上一辆出租车,绕到了顾枫的家,看着那幢熟悉的建筑,心里泛起无数疼痛。

我晚上打电话给顾枫,我说:“顾枫,你老婆劈腿了你知不知道!”他在那边紧张的问“小小,你说清楚,怎么了啊!”我说:“没事没事,破小孩,逗你玩的。”他舒了口气说:“这很不好玩明白吗?”我说“靠,你跟我说话呢啊。”他慌忙解释“小小你别误会,我不是……”我就笑“顾枫,什么时候你也能关心关心我”他沉默了,我笑:“算了,算了,我睡了啊,明天还要面试呢。”我还是不忍心伤害他,看见他皱眉,我的心都会痛。

躺在我柔软的小床上,想起了王浩然,他是我高中一同学,从见到我那天起就跟牛皮糖似的粘着我,对于他所有的好,我照单全收,可我就是不回应他的追求,直到高中毕业,我温柔的对他说:“你离我远点!”之后我就上了北大,在那里认识了顾枫,后来知道原来我们的家只隔一条街,便熟络起来。听说王浩然读了一所什么大学的音乐系,没想到他会和夏珊在一起。

手机铃声打断了思绪,是王浩然,他说:“小小,这两年我一直在等你,我不会放弃的。”我笑:“你跟人夏珊瞎粘乎什么啊?”他说:“你来我身边,我立马把她甩了。”我说:“你就吹吧,我希望你远离夏珊。”他问我:“你吃醋了。”我咬了一半的苹果就掉地了,我说“你滚吧你,我嫁不出去了也不找你,她是我特好一哥们的老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找夏珊,信不信我抽你。”我挂掉电话,郁闷个半死,如果夏珊走了顾枫还不得伤心欲绝。

第二天早上起床,接到王浩然的电话,他告诉我让我去一个酒吧,我说我这要面试呢,他说你不来别后悔,我跟夏珊在一起。

我丢下简历跑了出去,到酒吧时,里面很热闹,我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他们,他们正在接吻,热烈的旁若无人的吻着,我一巴掌就拍王浩然脑袋上了,我说:“靠,算你行,王浩然,你小子他妈当面一套背地一套。”夏珊站起来就要扇我耳光。被王浩然挡住了,他说:“小小,我说过的话永远算数”我坐下说:“夏珊你想干什么,他王浩然,什么人你敢说你不知道?他在高中追我时就特没正经,现在还不是一样!”她妖娆一笑,轻轻说:“我就是爱他,你管的着吗?你有时间去找你家的顾少爷吧!”我站起来顺手就把那精致漂亮的小酒杯砸她头上了,我说:“这就是你惹我的代价,靠!”说完就走出了酒吧!感觉我特别大义凛然。

晚上接到王浩然的电话,他说夏珊头肿了个大包,现在刚有点消了,他说你真狠哪你。我喊:“我靠,她那是人脑袋吗?比铜都硬了吧。”他笑:“你这脾气可是一点都没变哪。”我问:“用你管,你跟她认识多长时间了。”他说大概一年多了。我惊讶:“就这女人你也要啊,谁娶她谁脑子冒泡了。”这时进来了一条信息是顾枫的,他问:“小小,跟谁唠呢,这么长时间?”我直接挂了电话,给他打了过去,我问他“你到北京了啊。”他叹息般的说:“小小,我早到了好不好,这离北京才多远啊。”我说“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呀。”他说:“可能要到过年吧。”我就坏坏的笑,然后说:“那样不错,你小子回来时得给我和我妈拿红包啊,一个一千,少一分不行。”他说:“你怎么还那样啊。本以为上班后一个人可以改不少,看你那样。”我说“那您老继续奋斗吧,我要睡觉了。”

挂完电话我就哭了,手机上有八个未接来电,王浩然的,

我在心里想:靠,王浩然你个祸害。然后关了机。

我心爱的顾枫,你还不知道吧,你的小女朋友,被我打肿了,我想笑,但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三年啊!我喜欢他整整三年啊。

早上醒来我给王浩然发了条信息,我说你离开夏珊,我答应你。他问我你确定,我说你怎么那么啰嗦呀!跟老太太似的。

我在家和我妈吃饭,我说“妈,等下教我做糖醋排骨吧”那小老太太,居然用一种鄙疑的目光看着我。这时电话响了,是顾枫的,他问我:“珊珊怎么了,为什么手机一直关机。”我说:“没事,回头我给你问问。” 他在那头舒了口气,说:“哦,那好我先挂了,我还有事。”听筒里传来冰冷的嘟声,我的泪砸在活筒上,我妈问怎么了,小枫欺负你了?我说没有,我挺好。

中午王浩然来我家,我跟我妈说,你看你姑娘我多有能耐,给你找了个又帅又多金的女婿,王浩然也一边笑一边将礼品往我妈手里送,嘴里说“伯母您好,我是小小的男朋友,还会成为她的丈夫,您的女婿。”我妈笑,说“好、好,坐吧,别客气。你叫什么啊,家里有几口人啊,现在在哪上班呢?”我说“妈你调查户口呢?”她板起脸说“比调查户口都严,至少要保证让你幸福。”王浩然赶忙答话:“伯母,我叫王浩然,是独生子,我在一所大学当音乐老师,但我绝对能保证让小小幸福。”我妈乐开了花,叫他留下来吃饭,我说不用,我们出去吃就行。

在车上,我问他:“夏珊甩干净啦 ?”他说:“ 老婆,遵命,这就甩。”他拿出手机打她的电话,我不想听他们的谈话内容,便听起MP3来,但他挂了电话后,我在后视镜里看见他的脸阴了下来,我问他“怎么了,还舍不得啊!”他严肃的看着我,然后说“小小,夏珊怀了我的孩子,三个月了。”我顿时如遭了雷击一般,定定的看着他,他嘴唇发白,解释说:“小小,我不知道,那天我们都喝多了。”我大吼“我不想听,让我下车。”停了一下,我说“你牛逼啊你,你换女朋友不是跟玩似的吗,这回玩出火来了吧,夏珊那人我还不知道,她穷怕了,为了嫁给你她可以不择手段。”夏珊其实是我从小的好朋友,从幼儿园就在一个班,她父母在他小时离婚,她是被奶奶一手养大的,她奶奶死后,她就处处锋芒,将自己包裹起来,直到她和顾枫在一起之后,我们变的水火不容,她是个聪明的人,我很了解她王浩然,她势在必得。

我听不见王浩然对我的解释,我拨通顾枫的电话,他在电话那头,愉快的谈论今天北京的天气如何好,我的泪就流下来,我说“顾枫,你回来一下吧,夏珊出事了。”不等他回答我就挂了电话,王浩然不住的说:“小小,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会这样。”我说“停车吧,再开就到夏珊家了。”他

回过头说:“小小你听我一句……”我在这时看见前面十字路口的红灯亮了,那边正有一辆卡车疾速驶来,我大喊“小心”。我感到车飞了起来,顿时天旋地转。

醒来时,我看见我妈焦急的脸,旁边站着顾枫,见我醒了,她喜极而泣,说:“你可算醒了,你要是不醒妈怎么活啊?”我笑,嘴角生疼,脑袋被纱布缠着,像个巨大的棉花球。我问:“浩然呢?他怎么样了?”我妈说:“提起那孩子,真是太感谢他了,听别人说翻车后你就昏迷了,他不顾满身伤硬撑着把你给从车里拽出来,头上破了个大洞,流了那么多血,还拨了120,现在正在抢救呢。”我顿时就心凉了,挣扎着坐起来,我问顾枫“夏珊呢?”他嘴角微微抽搐,轻轻说:“她在急救室门口。”我说“你都知道了?”他点头转过身,我说“妈,扶我下床,我去看浩然”。她不停的抹眼泪,我的泪也流了下来。

急救室门口,夏珊细小的身影依稀可辨,她看见我,跑过来说“小小,浩然的家人呢?”我说“夏珊你不知道吧,浩然其实是孤儿,他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是他自己努力的结果,他哪有你想的那么幸福。”她颓然的靠在墙边,不住的 摇头,顾枫则茫然的望着他。

灯灭了,护士出来说:“对不起,哪位是家属”我说“我是他的未婚妻,他怎么样。”护士冰冷的声音,冻住了我的神经,她说“因病人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请节哀。”接着我看到医生推着一张蒙了白单的病床出来,我走过去,猛的掀开白单,忍着伤口撕裂的痛,我大声说:“靠,王浩然,你他妈给我起来,还没睡够呐,我不嫁给你了……”我说着说着就跪了下去。死死的抓着病床,怎么也不肯松手。

养伤期间,我听说夏珊拿掉了孩子,顾枫向她求婚了,她没有拒绝。

他们的婚礼我没有参加,那天我在王浩然的坟上坐了一天,给他讲我现在的生活,告诉他夏珊和顾枫结婚了。顾枫在结婚的第三天,给我打电话,约我在十字路口见面,我们都想借熙攘的人群掩饰内心的彷徨。

见到他,我的心便起起落落的疼,我说:“新婚快乐啊。”他问我找工作了没。我说找了,给一个公司老总当秘书,薪水挺高。我说我还要给我妈养老送终,我只想看见她的笑脸。我说告诉夏珊,我们都没有错。谁都没有错。

他温柔的笑,拍拍我的额头说:“你终于长大啦。”我笑:“听说你要去上海。”他说“是,珊珊喜欢那里的繁华,我们都去。”他停了一下又说:“小小,我走以后会不会想我。”我还是笑,说:“不会,永远不会。”我们都笑了,然后我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走掉。

突然发现,今天天气真好。




上一篇:血染江山,王城无欢——记西施-350字
下一篇:读《骆驼祥子》有感-75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