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回复: 0

[九年级] 流浪者-1500字

[复制链接]

84万

主题

84万

帖子

25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81
发表于 2019-6-4 12: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哺育人们隐匿在面具之后的精魂。
在夜深邃静谧的注视下,我感觉心里的欲望像雨后纤嫩的小草发了牙。夜哺育的欲望是暗黑色的,并不因为它阴郁,而是因为它被压制在心灵的沼泽中,其是苦是甜,只能独自舐味。它脱离了历史运转的齿轮,偏离了人生来被铺排的大道,它只能出现在一个人的梦里,百转千回。
我欲望的发芽,说来与一颗星辰有关。
平林新月之时,它在墨黑的天幕上出现了——金星,这是被科学命名的称谓。当然你可能更熟悉它的另一个名字:启明星。但我喜欢叫它“流浪者”,浪漫的,诗意的,略带苦味的名字。因为金星是类地行星,行踪飘忽不定,多于新月之时,傍晚在西方最早出现,清晨在东方最早消失,于是被古希腊人赐予了这个让我心动的,陶醉的,引发人无限美妙遐想的称号——流浪者。
我常想象它在星际间的流浪,是否遇见了许多趣事?是否体会过力竭至死的疲惫感与复活后生命的鲜嫩感?是否压抑着孤星飘零的寂寞又品尝着无所拘束的自由?流浪,流浪,那是一颗在流浪的心。每每思及此,渴望便像一朵缓缓生长的蓝色妖姬,鬼魅,妖艳,花枝轻蔓,花苞徐展。那纤细的触枝就像错落蜿蜒的毛细血管,缠绕着你整个心脏,并探入你的灵魂深处。
世界在颤栗,我的心在流浪。
“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我一直深信人类只是这个星球的过客。从出生开始奔赴死亡,一辈子都在流浪。却只是在进行一场身心极不自由的,宏大的迁徙。无法区分个人的流浪者,以为自己安身立命,有所居,有财富,殊不知仍被人生的天命推动者,盲目地流浪。
而我厌恶这种被绑着锁链,像古罗马角斗场奴隶一样,被驱赶前进的集体的隐晦的流浪。这样的我们不能称为一个合格的流浪者。我爱的那种,是城市地铁站里,用沙哑沧桑的声音唱歌的一群人;是深谙“没有梦想,何必北漂”的那群人;是打破尘世繁缚的锁链,义无返顾地与时代前进的方向背道而驰,开启个人的流浪的那群人。他们的流浪,都是清爽却裹挟淡淡苦味的,似薄荷味的香烟,会让人沉醉。
流浪,常让我想起远方。漂泊的异乡人,在陌生的环境中隔出自己的一方天地,像隐行人,窥探他人的音容笑貌,看尽人世的悲欢离合,不停地走着,流浪的线条伸向远方。这徒劳吗?可是还有什么比人生更徒劳的呢?一个人孤独吗?但身处于集体的我们难道就不孤独了吗?流浪者,起码知道自己在流浪着,在与短暂的生命时间抗争,在溯流而上。
流浪是抗争的声音,流浪者是勇士。他们包裹着自己的孤独,在暗暗苍穹下潜行,放逐自己的生命。好的流浪者,有亡命天涯的玩味感,凄迷的,美的心惊。像光艳璀璨的烟火,倏地绽放,在刹那映亮长空,便回归死一般的暗与静。而今挫骨扬灰,才能成全这美。这是一种买醉般的,绝望的美。只有通过这刹那的绽放与毁灭,才能透视流浪的本质,流浪的抗争。虽然这抗争就像人类探索生命意义一样毫无结果,也永远无法成功,但那一群流浪的人苟活在城市的缝隙里,也能传递振奋人心的力量,抵抗世界给我们施展的催眠之术。
曾经看过一则新闻,让我的心澎湃了好久。一群身患绝症的老人在最后的岁月里,组队骑自行车准备环游世界,据说这是很多老人年轻时的愿望。于是他们出发了,在终于无所顾忌的年岁。有些人在途中永远的倒下,剩下的人表示会继续前进。我要把“流浪者”的美称赠与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光终于完完整整地活起来,不在医院等死,而是流浪着赴死。在人生的道路上立起永屹不倒的里程碑,纪念他们澎湃的新生,疯狂的颤栗。流浪,是生命最优雅的结束方式吧。
     或许只能等到最后一刻,最后一刻,生命才能舒展,绽放。那时深觉生活无聊的人也会惊叹生命的鲜活与饱满,像纯白浓郁的栀子花散发馥郁的幽香,流溢于天地之间,唤醒被压抑的精魂,让生命开启自己的流浪之旅。
星辰拥有召唤的魔力,流浪的渴望在夜间苏醒,有如毛毛虫在噬咬肌肤。但我被禁锢着,被供养于高堂之上,被尘世侵蚀到身躯无力,被磋磨了勇气,也消散了原始的灵性。这样的花离开温室会死亡,就像林黛玉最是心高气傲渴望流浪,也要药物延续自己的生命。流浪者的队伍,爱她却容不下她。收容她的时候,必是死亡之际。
天际泛白,花朵萎谢。流浪者的心在暗夜里的奏鸣落入了尾声,被日光灯照耀的舞台剧开始了,人们粉墨登场,拿捏好强调,便是活生生的戏子。
惟夜,能哺育人们藏在面具后的精魂。




上一篇:流年里邂逅国光-1000字
下一篇:是梦是错-80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