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9|回复: 0

[好句子] 中级政工道家经梦一棚猪都跑光了

[复制链接]

84万

主题

84万

帖子

25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30881
发表于 2020-2-10 16: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晨,刚刚在县里就职的县长黄勇,参观了和家飞镖之家何志远,并委托他帮助将几箱丝玉带到首都给予他是王冠,庆祝国王的50岁生日。何志远当然知道这个意思。黄勇是一名地方法官,他由王烨晋升,王烨也是一个有利可图的小人物。对于这样的生意,何志远不想接受,但管家提醒他,如果他不接,他会被黄勇和王烨冒犯,并冒犯了政府。后来,他担心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无奈,何志远只能捡起来。
在大厅里,何志远一行正在讨论飞镖的路线。
“我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条是山路,路上人很少,周围有树木和杂草,中间没有休息,地形复杂伏击。如果选择这条道路,它自然会很接近,但危险程度会更高。一条是道路,这是直接通往首都的道路。道路自然是平坦的,但这群人很容易吸引小偷的注意力,而且道路的长度是两倍,需要更长的时间。 “何志文对大家说。”
“当你走在山路上时,地形有利于埋伏,但小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我们在路上,我们就必须保持谨慎。会有什么问题。如果你正在上路,你将能够在路上花费大量时间,并且在路上需要很长时间,因为担心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梦想!何志远也同意管家的想法。这批货物必须在王烨诞生之前交付。山路很危险,但路很近。吸引注意力并不容易。 “准备好了,明天你出去的时候就出去了。”何志远对管家说。然后管家告诉他的下属要照顾食物,草,各种致命武器以及道路所需的各种药物。
“这一次,道路,山川和森林,荒原的土地,人烟稀少,这个地形很容易被小偷伏击,我希望我的父亲更加小心是”他温对何志远说。
“别担心,你多年来一直在河流和湖泊上行走,没有看到什么场景,有什么大风和波浪过来,那个时间不是防风险的?小偷见了我,乍一看,他是和家护送的人。我恐怕不得不到处走走。“
听完父亲的话,何文的心在地上。
第二天很难看的时候,夜晚很安静,他无法触及他的手指。人们沉浸在睡眠中。这时,何家的后院点亮了几盏灯,火炬上有四五个人,几辆车,几十人,并踏上了通往北京的道路。
到时候,团队已经离荣县,来到木林山。这座山上到处都是坟墓。在这方面,它相对宽松。因为盗贼不敢在这些地方埋伏。
“嘿,醒来,你在开车。”管家醒了吴潘,然后去马车休息。因为路上没有歇息的客栈,所以只能轮班倒制地赶路。
“上天保佑,但愿这次走镖能顺利安全抵达!”管家在心里祈祷,便睡了。
到了华盖山,还是出事了。当车队行驶到山峰中间时,从山两侧冲出两队黑衣人马,大概有三十多号人,个个蒙着面。
“把他们围起来!”一个为首的黑衣人发出指令。两侧黑衣人个个拿着大刀立马把贺志远一行人包围起来,树上隐藏的弓箭手也显现出来,作好了随时准备攻击的准备。
从黑衣人中间走出一个人,应该是他们的首领。“贺老前辈,你在江湖行走多年,你的为人我们心里都清楚,只要你们把这批货物留下,我保证你们全部人安安全全离开,不然弄得两败俱伤对谁也没有好处,看我们的人马和精心准备你们就应该束手就擒了,要不然别怪我刀下不留情。”
贺志远刚刚从梦中惊醒,听到黑衣人跟他的对话,便从马车上下来。“既然你明白我的为人,何需劝告。我贺某行走江湖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放马过来吧,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人在镖在,只要我没死,你们就不要想打这些货物的主意!”贺志远铁骨铮铮。眼神里没有一丝畏惧。
黑衣人首领有点怒了,表情有些不耐烦。“杀!”一声令下,一群人陷入厮杀当中,树上的弓箭手也万箭齐发。“保护镖主!”管家大喊一声,跟随在贺商左右跟黑衣人进行了一翻厮杀。
在打斗当中黑衣人明显是不敌贺志文一行人,贺志文一行人干的是走镖的工作,个个习得一身高强武艺。此时的弓箭手早以瞄准了贺商和管家,只要把这两个领头人杀死。这些人很快就会败下阵来。弓箭手手一松,十几只箭射向贺志远,贺志远一边抵挡附近敌人的攻击,一边挥舞大刀档箭,渐渐有点力不从心。最终被一箭刺入胸膛。经过了仅仅十几分钟的厮杀,贺志远一行人以无一活口。
贺志远走镖被劫一事很快传开来,传到贺家时,贺商的妻子田氏直接伤心得晕厥过去。贺文在听说父亲遇刺身亡之后,久久不敢相信,眼睛里蓄满泪水。但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只能一个人偷偷躲在房间里无声地哭泣。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找出凶手,为父亲报仇。官府的公告很快就粘贴出来,悬赏1千两黄金缉拿凶手。对于能提供线索的百姓也有奖励。许多百姓围在公告前议论纷纷,“一千两!要是能抓到凶手这辈子也不愁了!”“是啊!但是能把贺家的镖给劫了的人,怕是不简单啊。”“县令送给王爷的镖也敢劫,这凶手怕是大有来头,一般的地痞流氓怕是没有这个本事。”
这次走镖被劫,黄勇知道后心急如焚,最大的损失者无非就是他了。下令下属马上去彻查此事,一秒不得耽搁。同时贺文自荐当此次破案的领导人,王爷那边也派来了官差,协助贺文破案。而此时的贺家,白条挂起,正在准备着贺志远的后事。在安葬好贺志远之后,贺文开启了找寻凶手的路程。
公堂上,一名官差有重大发现,“大人,在案发现场,我们在一处草丛处拾得一张西厂的牌子,当时上面还沾有血迹,应该是打斗时黑衣人落下的。”官差将一块红木牌子递给贺文,贺文接住,在手里反复翻转观察,在一阵思考之后。说“虽然西厂和王爷一直有过节,但是干劫镖这样的事,身上不应该还带着西厂的标志牌子,这不是容易留下线索吗?而且我刚刚看了这块牌匾,显然如新,要是西厂派人劫王爷的镖,应该会派一些心腹,肯定跟随西厂公许多年,这牌匾怎么会显然如新呢?这倒更像是栽赃陷害,利用王爷本身就和西厂有矛盾,误导我们误会西厂。”“贺文所言的确有理,但也不能完全排除西厂的嫌疑。”黄勇在一旁说道。
“大人,从现场收集到的残留兵器来看,黑衣人所用的箭头上都涂有致命药物,中箭者是必死无疑,看来他们这次是有备而来。”
“如此残忍狠毒待我抓到他们定将他们碎尸万段!”贺文拳头紧握,一拳捶在椅子上,眼里满是愤怒。
调查,现场收集取证,各种分析,几天下来案件一点突破性进展也没有。
公堂外,一名白发老翁正在敲鼓。
贺文随即把他召入公堂。“大人,在下有计谋可以协助破案,老夫大概了解了一些情况,老夫觉得,此前案件至今还未能侦破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找到突破口。”
贺文一听随即起兴,“老人家莫不成有什么好法子?”
“老夫有一计谋,可以献给大人,但公告榜上说悬赏一千两黄金缉拿凶手,不知我这个计谋可能值多少银两?”
“老人家大可放心,只要你出的计谋能帮助我们缉拿凶手,银两绝对少不了你的。”
“贺大公子的话我大可放心。据我所知,此次走镖是丑时出发,且贺商大人走的是人迹罕至的山路,那么黑衣人怎么会知道在哪里埋伏?很明显,应该是出现了内奸。只要抓住了内奸,就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
“我怎么没有想到!”贺文如梦方醒。可是一行陪同去走镖的都是父亲多年的亲信,且都全部阵亡,那内贼会是谁?




上一篇:梦见口红好坏官员最后结婚
下一篇:与梅花凯尔特人队有关的诗歌植发可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