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回复: 0

洗脸也要对症看行业

[复制链接]

667

主题

667

帖子

204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41
发表于 2021-2-6 21: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经见过一位年近半百的老先生的妻子逝去时的场景。于今未忘,也不可忘。

  当时的他就那样安静的坐着——在他妻子崭新的棺木旁。低垂着头,双掌合拢抵在额头上。偶尔,伸出手来抚摩一下棺沿,用指甲轻轻的在棺木上划一划。仿佛是在用那种方式与棺木里的爱人进行着无声的交流。他是不是在怨他的妻子呢?为何就这样离他而去了?为何没能陪他渡过还仅剩的屈指岁月?又仿佛他是在企盼,企盼着一个奇迹的出现,企盼着他的爱人能再一次睁开双眼……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出现。停放着灵木的堂屋里依旧是那样的安静。安静到只有一个老人用他枯瘦的手掌抚摩棺木的声音。老人是落寞的!虽然那时的我还只是一个顽劣的孩子,还不太懂的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可我还是如此深刻的感受到了他的落寞。以至时至今日仍无法忘怀。

  而屋外,却是另一番热闹的景象。老先生的儿孙子媳们正高声吆喝着招待前来吊唁的客人,并不时停下来攀谈几句。隐隐竟透了种欢快的气息……后虽听说了我国有“喜丧”这一风俗,可那毕竟是一个生命的里去啊!

  没有人想起来此刻堂屋里还有一位老人,一位刚刚失去妻子的丈夫。

  没有人想到要过来安慰他,好象仅仅有一个形式上的吊唁便已足够。

  他的儿孙们好像也并未因母亲或奶奶的逝去而有多少悲痛。

  我不禁替老人凄凉起来,是的,替老人们……

  院子里依旧热闹着。屋内,老人还在独自坐着,就一直那样坐着——没有痛哭,没有悲叹。有的只是偶尔的粗糙的手掌抚过崭新棺木的声音,在寂静的堂北京中科刘云涛屋里慢慢扩散……




上一篇:法大选落定欧元区保增长抬头
下一篇:法国海军两架战斗机相撞后坠海图eujn4cz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