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回复: 0

介绍了此前为该项目所做的大量工作

[复制链接]

667

主题

667

帖子

204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41
发表于 2021-2-10 21: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K歌年代已经不分男女老少了,成帮结队往歌厅里涌。只要你有本事抢过麦,可以尽情地吼,尽情地宣泄心中积郁,没人笑话你五音不全。只要你有强势随时可以PK掉包房里的同伴,然后,大肆亮开你的歌喉。60岁的老头照样声情并貌地把《死了都要爱》唱得波涛汹涌,60岁的老太太也一样把洛宾王的情歌唱得暗香涌动。

  我对K歌没多大兴趣,到不是不入流,实在是因了五音不健康。偶尔有同事不知哪里发了点小才财,就有人嚷着请客。先是找个馆子胡吃海塞一顿,然后一哄而入歌厅。争先恐后地高歌猛进,加上酒盖脸,全无矜持。

  同事请客不象纯粹的朋友,绝对过硬的关系。同事间的相聚有时候良莠不齐,又不得不应付。平时看报纸都得戴上老花镜的领导,偶尔也挤出活动经费组织K歌。一本正经地双手握着话筒,像个农民企业家给电视台出了赞助在台上亮相一样。就连脑后的头发都是用发胶固定在前面的,这一副滑稽像,让人感觉他的地位岌岌可危。再加上长时间看女孩子的表情总是调整在一种秋水一样冰冷的哀伤里,仿佛被秋风扫却了温度的日暮,没等人切,自己就放了麦。后来有人提议,再来K歌不白天来了,改成“夜猫”。夜猫听着就诡北京专科手足癣医院秘和诱惑。唱夜猫是需要一定体力和精力的。因而“廉颇”等食饭尚可K歌就免了。

  第一次夜猫的时候,也是先在馆子里风卷残云一通,等蜂拥而至歌厅时,前台服务生告诉我们没有房间了 ,都预订出去了。我和同事说没想到夜猫这么火啊?白天除了大包空着很多,偶尔中小包都有空着的。想想这人的精神头真是不可思议,你让他加半宿班,能把他冤死,出来娱乐劲头不封顶。没有包房了不说打道回府,想方设法打电话找朋友,展转才解决了一个中包。

  趁有人正选歌,我和S结伴去卫生间。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看见有十几个20多岁的青年在一间包房对面的墙壁下站着,那间包房的门敞着。S说可能是打架的。我说快走,别溅一身血。到我们回来好象又多了几个人,还是那样站着,看样子不像是打架。这样才放慢脚步,用余光侧视,个个长得眉清目秀,体格匀称,Q极妙极。只是凝重的神情,就跟等着考试揭榜一样惶惶然。

  回到包房时间不长,S出去接听电话,好久才回来。她凑到我耳边说:“你猜刚才那帮人是干什么的?”我说不知道。她拉着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咱再从那房间过你留意往里面看看哈。

  房间里一个雍容华丽的阔太太半躺在沙发里,那帮青年一会儿出来一个一会儿进去一个。我们装做路过,边走我边问S那是干什么的?S说:“你LT啊?那还不知道,那些人都是等着选‘鸭子’的。”我不禁愕然,怎么还有这等事?返回的时候,恰逢一个人往里进时不慎滑倒。他一骨碌爬起来,动作极快,显得极青春,但是,青春是可以这样标榜和出卖的吗?

  拉着S回到包间,想想刚才那一幕不禁恶心,加上昏暗的灯光和包里沉闷的空气,胸口堵得厉害。

  我退缩到沙发的一角,听这群被现实压抑着的人们在KTV放逐心灵。不去想快乐的根茎是否物质的?也不去想生活中该不该如此享受等一系列哲学问题。渐渐地,我居然在迪克牛仔沧桑的歌声中昏昏睡去... ...到醒来天正微亮。我幡然离去。




上一篇:从歌手转型为主持人
下一篇:捡回老父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