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回复: 0

今年下半年港股的三大投资主题分别为中港股市互联互通、国策及改

[复制链接]

203

主题

203

帖子

67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73
发表于 2021-2-11 01: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人说,父亲像一座山,有山的沉稳;有人说,父亲像一棵树,用爱撑起家的脊梁。我不知道,我的父亲,一个平凡的男人,他到底像什么。

  从小,我与父亲相处的机会就很少。上了大学,出门在外,接触得更少了。不知道对父亲是什么感情,是爱他,还是怨恨。父亲对我们的情感,或许永远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儿时,对父亲的记忆大部分是等待中的。

  朦胧中记得他在远方郊区上班时,每个月总有那么一天母亲带着三个幼小的女儿在胡同口等待返家的父亲,夕阳下矫健的父亲骑着自行车从遥远的地方回来,或许我那时更盼望的是他带回的美食吧。还是婴孩的妹妹由于很少见到父亲而对他很陌生父亲每次抱她,她总是咧嘴大哭。唉,那时的父亲一定很无奈吧。

  后来,夫亲辞去远方那份工作回到城里,和母亲在商场卖鞋,每天中午都不回家,晚上要很晚才回来。我们三个小家伙便每晚趁着月光在家门口翘首等待他们在三轮车的咣当声中回家。回家后是一家人最幸福的时光。在装满黄昏灯光的厨房里,母亲匆忙的做饭,父亲则板着脸检查我们的作业。我们在打闹中不时偷看一下他的脸色,多数时间是没有表情的,有错题时他会严肃甚至凶巴巴的教训我们。那时的父亲一定很有成就感吧,因为我们只有在挨训时才乖的像三只等待检查的兔子。吃饭时,饭量很大的夫亲总是用教训的口吻劝我们多吃,不像母亲温柔的给我们夹菜。

  父亲极少带我们出游,因为他总是奔波在体力劳动者的洪流中为养家而马不停蹄,于是我们总是要等待他空闲下来才可以一起游玩。所幸的是父亲外出拉货时总爱带上我们中的一个。有次轮到了我,带上狗儿我高兴地坐在车厢里。车开得好快,风嗖嗖的从耳边飞过,那时感觉父亲酷毙了!回来的路上,我们在湖边停下来休息。我和狗儿在草坪上来回奔跑,父亲则头枕胳膊躺在不远处。夕阳的余晖通过叶缝照在草坪上,斑驳的树影把草坪分成许多图案,美极了。不知躺着的父亲在想些什么。但哪一刻的美丽连同躺在草坪上的父亲,一直保留在我心灵的某个地方。

  上初中时,每次下雨,我总是在校门口等待父亲在机动车的嘟嘟声中到来。坐上那辆带有汽油味的老车,穿着雨衣躲在父亲身后,雨下再大我也不怕了。

  不知从何时起,这种等待消失了。应该是父亲大病一场之后吧。那无疑是给我家的一次巨大打击,养家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体弱的母亲身上。父亲开始变得烦躁不安,曾一度神经质般要去东北打工,总是说些莫名的胡话,之后是更令人担心的举动:在一个四月的半夜不顾母亲和我们姐妹三人的劝阻跑到湖边,在要跳入湖中的一刹那,看到站在他身后的我们,他愣住了,清醒了过来。那一刻,父亲一下子憔悴了许多,矫健的身躯、乌黑的头发、洪亮的北京最好白癜风医院嗓音都已不存在了,过早的步入了老年。

  现在,已不能出门挣钱的父亲仍会不时地发火或莫名的沉默。每当他这样,我便想起以前的他。两个他,如此的迥异,哪个是真正的他呢?有时,我会埋怨,埋怨他的不近人情,好像他从未爱过我们;有时,我又很感激他,感谢他赋予了我生命,让我获得在这世上生存的权利。

  离家两年多,父亲又老了许多,我仍把握不定自己对父亲的感情。曾经,他像一棵大树;如今的他脆弱得像一颗枯草。是怨?是爱?或许,这些都已不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我现在已长成了一棵树!

  作者:王晶晶

  联系方式:15964513063




上一篇:从而得以侦破涉枪涉爆案件等立功表现的
下一篇:从全省各地赶来的人们把每个展点都挤得满满当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