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回复: 0

[大学英语作文] 梦话

[复制链接]

1185

主题

1185

帖子

3665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665
发表于 2021-3-26 09: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过就是吞了一只苍蝇,生活总归要继续。
  
  莫慧和余天扬已经冷战十天了。
  
  十天前,本来夫妻间正甜蜜得紧。
  
  那段日子,余天扬手脚勤快脾气也好,莫慧还在感慨,功夫不负有心人,结婚七年,这个男人终于正式被改造成功。
  
  心情好,自然夜里的功课也要做足。那天晚上,余天扬兴致勃勃的使出了好几个花样,莫慧摸着他汗涔涔的背,想起他已经吃了一段时间的中药,感觉他的能耐真的见长了。
  
  运动完毕之后,她枕着他的胳膊睡下,半夜里忽然被惊醒。余天扬探过手紧紧抱她,口中呢喃道:“来,亲爱的,赶紧让我再抱下,明天我们就没有机会了。”莫慧心中电光一闪,他在说梦话呢。她随口接道:“怎么明天就没机会了?”余天扬还在自己的春秋大梦里:“明天我就不值班了,回到家,出来就不方便了。”一声惊雷炸响在莫慧的心里,余天扬这是和谁在说话?她试探着去抓他的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余天扬的手忽然一动,他的呼吸明显一顿,一个翻身背向莫慧:“你是我老婆啊。”
  
  后半夜,莫慧再也没有睡着。他确实明天就不去单位值班了,时间、地点都对,那么事件和人物是不是也对?她想起他最近的种种表现,嘴甜手勤,自己还以为是改造成功,原来是造反内疚啊。
  
  早晨起来她和他不依不饶,他笑嘻嘻的瞥她一眼:神经病啊你。
  
  莫慧从来都是直觉强烈的人,她经常看一些解梦的书,知道梦是潜意识的自我。梦话之后,莫慧就不再搭理余天扬,她径直搬到女儿的书房来睡。余天扬也没敢追问,他怯怯的看着莫慧,满脸的灰败。
  
  莫慧整个人都乱套了。
  
  那句梦话,好像一把榔头,将她蓦地掼进了冰窟窿,梦话背后可能隐藏的真实,让人绝望又抓狂。
  
  她无心工作,在Q上狂找所有的朋友咨询对于梦话的看法,所有人都在含糊其词。倒是一个多年的哥们,在这事上说出了自己独特的看法。他详细询问了余天扬最近的表现,然后说出了五个字:可能是真的。
  
  她终于确定,余天扬确实偷嘴吃了。
  
  莫慧痛心自己一直太过大意和疏忽,如今,事已至此,她能怎么办?
  
  离婚?这有点莫须有的事,让她还下不了这个决心。
  
  忍了?又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那段时间,莫慧满脑子都是如何惩罚余天扬的想法,许多次梦里,她把他打得死去活来,可醒来后,看到那个缩头缩脑的男人,她却连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那些还没来得及吃完的中药,莫慧兜巴兜巴扔进了垃圾箱,调理个屁,还不知道为谁辛苦为谁忙呢。
  
  她冷眼旁观做贼心虚的余天扬,他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更勤快地打扫房间、做饭,谨小慎微得好像一只老鼠。
  
  事情过去了半个月,莫慧还没想出任何惩治他的办法,这时,莫妈妈却突然病了。
  
  余天扬终于找到了出力的机会,他楼上楼下背着岳母大人出出进进,半句怨言都没有。莫慧在病床前倒成了闲人。
  
  莫妈妈好点之后,趁余天扬不在,嘟囔女儿不要太过分。老太太话不多,分量却很重:“慧儿,干吗老耷拉着脸子,余天扬怎么对不起你了,你要当心,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莫慧看一眼妈妈,刚要说什么,余天扬端着一盆热水进来了。看着他殷勤地给妈妈擦手擦脚,莫慧的心隐隐一疼,妈妈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这只老实的兔子咬过了。
  
  但是,咬过又怎样。
  
  那天晚上,莫妈妈坚持让余天扬和莫慧一块回去,下楼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余天扬什么也不说,脱下上衣就罩在了莫慧头上,黑暗的马路上,他牵起她的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前面。
  
  雨水打在莫慧头顶的衣服上,她忽然想放声大哭一场,可看看前面淋湿了后背的那个男人,又强扼住这个念头。滔滔的热泪无声的流下来,莫慧深吸一口气,终于对自己说:就当吃了只苍蝇吧。
  
  从此,生活又回归原位。
  
  那句梦话,莫慧再没提过。
        北京好皮炎专科医院-北京治皮炎好的医院-北京湿疹诚信医院-




上一篇: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
下一篇:比刹那更短,比时光更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