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回复: 0

下辈子还做夫妻

[复制链接]

500

主题

500

帖子

1602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02
发表于 2021-3-28 11: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4年的清明节,我在苏州。苏州拙政园的门口大排长龙,车上的我却没有旅游观光的心情。因为爸爸正在住院,我是赶过来陪护的。
  
  三个月前,也是周五,爸爸被我和妈妈送到了苏州。一路上,他烦躁不已,在车里唉声叹气,抓了座椅又抓安全带,仿佛手里非要有个东西才安心。到了医院,还是熟悉的医生,还是同样的诊断:肝硬化导致的脑昏迷。但他脑昏迷的发作一次比一次严重,说不出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岁数以及所在的地方,并且不时地想要坐起来下床小解,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但这还只是开始。护士特别嘱咐我们,因为肝昏迷的病人烦躁起来会想要动手,所以一旦他想要拔针,就必须把他捆起来以防不测。
  
  果然,不出十分钟,爸爸就开始在病床上蹬腿挥手,不停喊着要上厕所。我不顾妈妈的反对喊来护士,护士给了我四根专门的捆绑带。手脚都固定在病床上之后,无意识的爸爸却更凶猛了。他不断地挣扎,连带着病床都在颤抖。我只得压住他的肩膀和手臂,好让药水能滴得顺利些,他也就清醒得快些。就这样折腾了一晚,直到第三天,爸爸才完全清醒过来。说对自己的名字和年纪以及简单的加减法之后,第一句话喊的却是妈妈的名字,问她在哪。妈妈不在病房,因为她太疲劳,我让她去旅馆休息了。把这告诉爸爸以后,他却一直看向门口,在那个瞬间,我怀疑起自己在爸爸心中的地位。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在他心中是除了酒以外最重要的第一位。
  
  太阳还没下山,妈妈就提前来了。她说:“实在放心不下,哪能睡得着。”我告诉妈妈爸爸一醒来就找她的事,妈妈笑着说:“他现在知道只有靠我才能救他的命。”爸爸也笑了。
  
  清醒的爸爸其实更麻烦。因为他之前住院的时候摔到了腰椎,有点骨裂,加上痛风等原因,已经与下肢瘫痪的病人无异。要解手的时候,他昏迷时还可以当瘫痪病人处理,他清醒了却不愿意,总要试图自己去厕所解决。可在女儿面前又不好意思,所以完全是靠妈妈一个人支撑着去完成。
  
  妈妈每帮爸爸完成一趟去厕所的任务,时间都在半小时以上。爸爸一步一步地挪,好不容易坐上马桶,又总是因为没法控制而弄脏身体和衣物。所以等他再回到床上,妈妈还要去收拾残局。有时候难免收拾得心情暴躁,妈妈就喊我出去散步。
  
  夕阳下的小池塘,金鱼自由地追逐,柳条舒展摆动。大概因为是感染科,来这儿探望的人并不多。我不解地问妈妈:“你为什么纵容爸爸?把他当瘫痪病人来处理不好吗?”
  
  “他是个人啊,也想活得有尊严。”妈妈叹气道。
  
  “可是他把自己糟蹋成这样,有什么尊严?酒就是他的尊严,以前劝他少喝点酒就给脸色,现在怎么知道要尊严了?以前他总说喝死了拉倒,现在怎么知道要活命了?!”我爆发了。
  
  妈妈无奈地说:“现在他都已经这样了,能怎么办呢?”
  
  “给他用成人纸尿裤或者一次性床垫啊,他昏迷的时候不都是这么解决的?”
  
  妈妈不同意:“他不肯的,用了不舒服。他在医院也受罪啊。”
  
  “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个年怎么过?”我说。以前爸爸没有发病的时候,逢年过节总是与他的酒鬼朋友喝得不省人事然后呕吐。我和妈妈只得无奈地一起打扫地板上散发着恶臭的呕吐物。这样的家庭让我想远远地逃离,所以毕业之后,我就去了外地打工。爸爸生病后不再喝酒,却和医院结缘了。从本地医院转到苏州,日子一天天过去,爸爸从原来看起来还算正常的样子到只能拄拐杖,到坐轮椅,到频频陷入昏迷,这一步步走过来,年年难过。
  
  “那我们就在苏州过吧。如果你爸第三次干细胞移植效果好,我们就能回家过年。”
  
  妈妈就是这样,她总是纵容爸爸。从前爸爸嗜酒,妈妈劝阻不了他,反而成箱成箱地往家里买酒。后来我咨询了医生,才知道爸爸已经到了酒精依赖的程度。我劝妈妈送他去戒酒,妈妈本来是愿意的,但在知道本地只有精神病院能收治酒精依赖患者后,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知道她一直这么心软,一旦爸爸拒绝,她就妥协了。
  
  我说:“那你不都是苦了自己吗?”
  
  “你爸爸以前对家里是很照顾的。”妈妈说,“你小时候半夜闹得厉害,都是你爸爸去处理,好让我休息睡觉。你有一次发烧,鼻涕堵住鼻孔,差点窒息,你爸急得用嘴对着你的鼻子吸,硬是把鼻涕吸了出来。以前我上班回来,都是他帮我捏脚。没结婚的时候他还天天在桥边等着接我上下班。我想到这些,就觉得还是要对他好一点。你爸除了喝酒别的都很好,人也善良。外边人欺负他,家里人也欺负他,他生病后,兄弟姐妹没有一个人来陪护,还夺了本来属于他的房产。你爸爸是很可怜的一个人,他需要一点东西去支撑着自己的意志。他是没什么特别大的出息,但是他没干坏事啊。”
  
  我们回到病房,恰好医护人员推着餐车来了。今天的晚餐是一碗粥和一个花卷。看着叹气的爸爸,妈妈说:“我知道你不想吃。先吃着吧,待会儿我出去给你买红豆粥和烤地瓜。”
  
  爸爸看了一眼床头,说:“萝卜干也没有了,你再买点。”
  
  “好。等你先吃完花卷,做完‘坏事’,我再出去。”
  
  是的,做坏事就是妈妈对帮爸爸处理上厕所的戏称。
  
  我说:“还是我来吧,妈妈你去吃晚饭,我来照顾爸爸。”
  
  “不用了,就当我一个人欠债了,女儿不能再跟着欠债。”妈妈看着我说,“你工作那么辛苦,每次回来都给钱。你的债就到这里,剩下的都是我的。”
  
  爸爸抬起头,笑着说:“欠什么债,现在是我欠你们债。下辈子我还你。”
  
  “好啊,下辈子还做夫妻。”妈妈也笑了。
  
  后来,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回家过年了。
  
  三个月后的我,再到苏州,看着爸妈,我知道这就是爱情。
  
  爱情是抱怨之下的哀怜,是麻烦之后的笑颜。是再苦再难,也会愿意一起扶持着走下去。是纠缠不清的欠债,是下辈子继续做夫妻的承诺,你情我愿,生死相依。
        治疗白癜风多少费用-中科获平安医院殊荣-北京白癜风高等专科医院-




上一篇:父亲是一棵树
下一篇:爱情演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