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回复: 0

[诗人作者] 把爱给最想爱的人

[复制链接]

25

主题

25

帖子

11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13
发表于 2021-4-8 09: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次看到萧然,是在朋友的聚会上。
  
  那时候,她还在热恋中,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萧然是一个高高的俊秀男子。
  
  后来,朋友许可欣将他们拉到一起,举着酒说:“朋友的朋友,萧然,心蓝。你们认识认识!”
  
  他微笑着看着她,很绅士地将手中的红酒与她的轻轻碰触,说:“美女,幸会!”
  
  她礼貌地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倒着,没有一滴滑落。
  
  可欣安排萧然坐在她的旁边,她轻轻向旁边移了一点,留下一个空的位置给他。他坐下后对她说:“真不好意思,他们故意的……”
  
  心蓝点点头,释然地笑着说:“我明白,今天晚上我和你是速配嘛!”
  
  他们那群朋友有个习惯,每当聚会的时候,就会把单身的男女配对,只是那晚上配对而已,喝完酒后送回女孩子之后又各自是各自的人。朋友们的习惯她很了解,每次她都是单身赴约。
  
  苏伟是很少愿意陪她与朋友聚会的。苏伟在得到她纯洁的身体时,也顺便拿走了她的心。她跟朋友说,她愿意嫁给第一个得到她身体的男人,因为女人经历太多男人,只会使痛苦持续而已,幸福来得会更曲折!
  
  是的,她是幸福的,因为苏伟会为她洗衣服,会给她做饭,会带着她到处寻找她爱吃的臭豆腐……
  
  可是,当时间慢慢变化后,人的心也会慢慢地变。
  
  在萧然出现的那个时候,苏伟与她得角色已完全转换了,心蓝学会了做饭菜,更习惯了每天一早洗衣服。
  
  至于陪她去找寻她最爱吃的零食,恐怕已经是奢求了。他总是频繁地出差,她也频繁地被冷落着,无论是心还是身体。
  
  萧然是个热情的男人,总是用阳光般的笑脸面对每个人。当一个人把自己的幸福毫不吝啬地传染给别人的时候,他就会得到更多的幸福。
  
  心蓝是这样认为的,常常在寂寞的时候参加朋友的聚会,于是见到萧然的机会也变得多了起来。见到他,她会感到幸福。
  
  萧然是有女朋友的人,因为两地分居,所以女朋友陪伴的时间总是很少,于是每次,他们都要被速配成情侣。
  
  每次送她回家,他总是静静地开着车,偶尔说话也常常是:“你给他打过电话没有?他在家吗?我似乎很少看见他给你打电话啊!”
  
  心蓝拿着手机对他说:“我只要出来玩都是关机的!”其实她也知道,就算她不关机,恐怕苏伟也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的。
  
  已经很多天了,苏伟没有回家,打电话也总是说他在外地出差。在下车的时候她听到萧然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她笑着点点头,埋下头来,手腕上那道印记格外刺眼。那是曾经在与苏伟吵架之后,她做的傻事。后来,苏伟在医院守着她的时候对她说过:“你这样子,就算我有想离开的心思恐怕也没那个胆子了!”
  
  是的,她那样做了之后,苏伟陪在自己身边,哪怕不是很甜蜜的,可是她也心满意足。
  
  萧然从来不问她手腕那道刀痕的来历,只是每次朋友劝酒的时候,他会帮忙挡挡,每当此时,朋友们就会怪叫着起哄:“哎哟,弄假成真了啊,搞暖昧关系喔……”
  
  那个时候,她的心里感觉好温暖,有种被人宠着疼着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那样的心跳了,她像个幸福的小女人一样依偎在他身边,偷偷笑着。
  
  有一种甜蜜,不是情侣与朋友可以给予的,那种甜蜜是暧昧着的两个人才能体会的。她像演戏般,每次朋友聚会,他们都彼此是对方称职的情侣。他为她挡酒,她就给他倒热茶。
  
  那天晚上,苏伟又打电话说他不回家。
  
  心蓝跟朋友在KTV唱歌,心情突然变得糟糕起来。她已经不止一次在苏伟的衣服上发现女人的头发了,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询问。
  
  已经午夜十二点了,朋友们都散了,萧然还是常规地送她回去,她却坐在他身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突然大声痛哭。
  
  萧然吓得手足无措:“心蓝,如果有什么,愿意告诉我就说吧,如果不想说,就痛快地哭一场!”她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抓住他的衣领,心中的委屈席卷而来。直到酒精左右了她的大脑,她才沉沉睡去。
  
  而萧然,就陪在她身边,他们的车,停在了公寓楼下一整晚。
  
  醒来的时候,心蓝只是淡淡地对萧然说了声谢谢,便下了车。
  
  与云娴认识在秋天,那年上海的枫叶美丽得出奇,一片片地飘落在上海写满忧愁的老街上。萧然就是在枫叶之间遇到了云娴,是她陪着初到上海的他,慢慢发展起来自己的事业,直到回家乡创业。曾经最苦的那段日子,是云娴陪他度过的,曾经最辉煌的时刻也是云娴看着他拥有的,云娴不仅是个女人,她已经融入了他的生命,亲情已经渗入他们感情的四肢百骸,但是……他还是在心蓝出现的那一刻,动摇了和云娴在一起的决心。
  
  男人往往不懂得把握自己的感情,也许只是一点悸动,就会忘记曾经爱着的那个人,忘记自己的责任,忘记诺言……
  
  男人其实没有错,错的只是相遇总是一次比一次更美丽。
  
  曾经有一次,他在停车场亲眼看见苏伟拥着一个妙龄女子亲昵地走在一起。他们擦肩而过,苏伟的眼睛只是斜睨他一眼,依然与女子说笑着离去。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趁虚而入,他相信心蓝也同样在挣扎,谁也没向谁坦白心里的感觉,也没有谁愿意撕破这张纸。
  
  可她还是躺在苏伟的身边,他依然等候着云娴离开上海。
  
  虽然偶尔还是会在一起扮演情侣,虽然还是愿意在没有人陪伴的时候给彼此一个拥抱,可是他们的接触也仅仅如此,再往前,便注定结局会是鲜血淋淋。
  
  心蓝已经不会再为苏伟而哭泣,更多的时候在想自己是否可以离开苏伟的生活,离开苏伟的世界。
  
  她曾经在萧然的车里,对他说:“你们男人是否都在等待女人说那两个字呢?所以不断地冷落?”
  
  他笑了笑,只是注视着她,委婉地说:“至少我不是!”
  
  萧然是心虚的,他已经几个月没有跟云娴主动联系了,云娴在他心中的影子也越来越模糊,留下的只是感动。
  
  有时候说不出爱与不爱,只是觉得当习惯那样的生活后,习惯有某个人之后,想要突然摆脱那样的生活方式与人,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萧然尝试着改变,可是发现力不从心。
  
  云娴的电话每周如约而至,他们的爱情还在持续着,就算没有了实际意义上的两情相悦,却依然在旁人眼里继续扮演着恩爱角色。
  
  忽然有一天,可欣告诉他,心蓝搬出了苏伟的家。原因很简单,曾经被他在停车场看见苏伟搂着的那个女人公然找上门,要求心蓝退出。心蓝就那样傻傻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就搬出了与苏伟共同生活多年的房子。
  
  可欣说,苏伟居然没有挽留也没有愧疚。
  
  男人在绝情的时候真的是很卑鄙。萧然只感觉心像被刺了一般,眉毛随着朋友的话慢慢紧锁。
  
  那天晚上,他找到了心蓝的家。
  
  心蓝打开门的那一刹那,眼泪便夺眶而出。
  
  他们什么话也没有说,萧然紧紧将她拥在怀里。
  
  擦干她的眼泪,萧然轻声说:“你也会爱上别人的!”他的心里真的希望她所爱上的那个人能是自己,这样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跟云娴说分手,爱上了别人或者被别人爱上都是可以光明正大离开的理由。
  
  心蓝看着他,良久,点点头:“是的,我也会爱上别人的!”
  
  可是,这个别人就是你!这样的话她却不能说出口,她是被第三者介入的受害者,她不希望云娴也因为第三个人的介入而失去萧然。
  
  他们之间,只是朋友的朋友。  
        西宁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白癜风用什么药膏好-北京治疗白癜风手术医院-




上一篇:地块0万科公布最
下一篇:战场上的逆向思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